₯㎕灬

一只安涛党👀

梦中人

Danae灬包子🍼:

梦中人
安迪撑着脸趴在床上看着糖果的睡脸,包奕凡走进卧室拥抱起安迪。

“唔,吓死我了。”
“哈哈,你说你对我女儿都这么花痴,我不得防范于未然?”
“喂!我只是觉得她睡着的时候特别可爱,睫毛长长的。”
“好啦,该叫你的小可爱起床了,一会还要去早教班。”
“我才觉得现在小朋友都挺不容易的,从小就要养成良好学习氛围与习惯,周末都要去兴趣班。”
“咱糖果这么天才,新知识接受掌握能力肯定很强,再说了她也喜欢,就随她吧。”
安迪点点头:“那我叫她起床。”糖果起床后粘着安迪洗漱吃早餐,“尝尝爸爸给你做的青菜面,啊…”糖果长大嘴巴不一会半碟面下肚:“爸爸妈妈也吃!”正在热牛奶的包奕凡听见糖果的声音赶忙转头:“爸爸不吃,你和妈妈吃好不好?”“好,爸爸是在减肥吗妈妈?”安迪拿了一张纸擦擦糖果的嘴角无奈地笑笑:“爸爸吃过早餐了,所以才让你吃啊,不是不吃饭就要减肥知道了吗?小朋友可不能不吃饭哦,这样的话你就和小矮人一样高了。”
小孩往往不安常理出牌:“小矮人还遇到了白雪公主!”包奕凡早就知道安迪对付不了这个每天都会充满奇思妙想的小家伙,把牛奶分给两人后说道:“爸爸小时候就不吃饭,长的和小矮人一样低,所以爸爸才没有见到妈妈啊,你看爸爸努力吃饭长高了,是不是就见到了妈妈,还有了你对不对?”安迪别过头小声对着包奕凡:“Wow,你这样欺负小朋友真的好吗?”包奕凡冲安迪笑笑:“嘿嘿,我可是来支援某人的。”“喂!”……

“妈妈爸爸再见!”糖果向两人挥挥手后走进教室。

包奕凡牵着安迪的手:“以前不是搂着你就是抱着糖果,现在反倒觉得不习惯,还是搂着你比较好。”安迪并无阻止,害羞地笑笑任凭包奕凡胡闹。
“亲亲!”
“得寸进尺啊?”安迪还是把脸凑近了包奕凡。
得逞的包子骄傲地搂着安迪走出大厦:“包奕姝小朋友可是全天课,so,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今天怎么过。”
安迪白了包奕凡一眼,看了看表:“也就5个小时2分12秒,你要干什么?忘了告诉你,我还要去公司看几个文件。”
“不是那你不早说啊?我陪着你好不好?不然真没地方去了,我还没陪过你工作呢。” “这个嘛,我得考虑一下。” 安迪故意吊着包奕凡的胃口。
包奕凡突然打开车门把安迪放到后座位上,亲了一下她:“某人可要想好。”安迪咬着嘴唇起身对眼前人皱了皱眉:“喂!先答应你,不许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嗻。”

包奕凡搂着安迪走进办公室,一路上引来不少目光。
“哇塞,你看你看,何总和她男朋友!”
“什么啊人家孩子都3岁了,我闺蜜就在包氏。”
“藏的真深!包总好帅啊!他穿的休闲装还带了耳夹何总都不说,两人好幸福啊。”
“嗯嗯,他女儿也特可爱呢!真羡慕…”

两人进入办公室关上门,安迪放下包:“你要不要这么喜形于色?”“要!我可是第一次以老公的名义陪你来公司。”包奕凡转了一圈坐到安迪对面的沙发上:“我发现你越来越凶了哦。”安迪闻声抬头:“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她愣了一会起身走向包奕凡身边坐下,主动封上了包奕凡的唇:“好了吧?我工作的时候特别专心以至于忽略身边的人,好啦,再等我一会。”包奕凡笑着点头:“嗯。”

包奕凡一直看着安迪直到她看完最后一份文件,安迪麻利的收拾好东西提着包示意包奕凡要走。包奕凡走到安迪身边将她推向桌子:“你耽误了我们1个小时2分,不要有所表示?”他早已迫不及待,就差解开安迪的束缚了,“你别闹,这里是公司,我们回家。”“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耍赖!”
安迪迅速逃出办公室:“就要耍赖!”包奕凡立刻跟上从背后拥着安迪:“你刚才说什么?”“哈哈…你能不能别挠我,很痒啊,这里还是公司,别闹了。”“公司什么了?你可是我老婆。”……

梦中人

Danae灬包子🍼:

梦中人
安迪撑着脸趴在床上看着糖果的睡脸,包奕凡走进卧室拥抱起安迪。

“唔,吓死我了。”
“哈哈,你说你对我女儿都这么花痴,我不得防范于未然?”
“喂!我只是觉得她睡着的时候特别可爱,睫毛长长的。”
“好啦,该叫你的小可爱起床了,一会还要去早教班。”
“我才觉得现在小朋友都挺不容易的,从小就要养成良好学习氛围与习惯,周末都要去兴趣班。”
“咱糖果这么天才,新知识接受掌握能力肯定很强,再说了她也喜欢,就随她吧。”
安迪点点头:“那我叫她起床。”糖果起床后粘着安迪洗漱吃早餐,“尝尝爸爸给你做的青菜面,啊…”糖果长大嘴巴不一会半碟面下肚:“爸爸妈妈也吃!”正在热牛奶的包奕凡听见糖果的声音赶忙转头:“爸爸不吃,你和妈妈吃好不好?”“好,爸爸是在减肥吗妈妈?”安迪拿了一张纸擦擦糖果的嘴角无奈地笑笑:“爸爸吃过早餐了,所以才让你吃啊,不是不吃饭就要减肥知道了吗?小朋友可不能不吃饭哦,这样的话你就和小矮人一样高了。”
小孩往往不安常理出牌:“小矮人还遇到了白雪公主!”包奕凡早就知道安迪对付不了这个每天都会充满奇思妙想的小家伙,把牛奶分给两人后说道:“爸爸小时候就不吃饭,长的和小矮人一样低,所以爸爸才没有见到妈妈啊,你看爸爸努力吃饭长高了,是不是就见到了妈妈,还有了你对不对?”安迪别过头小声对着包奕凡:“Wow,你这样欺负小朋友真的好吗?”包奕凡冲安迪笑笑:“嘿嘿,我可是来支援某人的。”“喂!”……

“妈妈爸爸再见!”糖果向两人挥挥手后走进教室。

包奕凡牵着安迪的手:“以前不是搂着你就是抱着糖果,现在反倒觉得不习惯,还是搂着你比较好。”安迪并无阻止,害羞地笑笑任凭包奕凡胡闹。
“亲亲!”
“得寸进尺啊?”安迪还是把脸凑近了包奕凡。
得逞的包子骄傲地搂着安迪走出大厦:“包奕姝小朋友可是全天课,so,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今天怎么过。”
安迪白了包奕凡一眼,看了看表:“也就5个小时2分12秒,你要干什么?忘了告诉你,我还要去公司看几个文件。”
“不是那你不早说啊?我陪着你好不好?不然真没地方去了,我还没陪过你工作呢。” “这个嘛,我得考虑一下。” 安迪故意吊着包奕凡的胃口。
包奕凡突然打开车门把安迪放到后座位上,亲了一下她:“某人可要想好。”安迪咬着嘴唇起身对眼前人皱了皱眉:“喂!先答应你,不许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嗻。”

包奕凡搂着安迪走进办公室,一路上引来不少目光。
“哇塞,你看你看,何总和她男朋友!”
“什么啊人家孩子都3岁了,我闺蜜就在包氏。”
“藏的真深!包总好帅啊!他穿的休闲装还带了耳夹何总都不说,两人好幸福啊。”
“嗯嗯,他女儿也特可爱呢!真羡慕…”

两人进入办公室关上门,安迪放下包:“你要不要这么喜形于色?”“要!我可是第一次以老公的名义陪你来公司。”包奕凡转了一圈坐到安迪对面的沙发上:“我发现你越来越凶了哦。”安迪闻声抬头:“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她愣了一会起身走向包奕凡身边坐下,主动封上了包奕凡的唇:“好了吧?我工作的时候特别专心以至于忽略身边的人,好啦,再等我一会。”包奕凡笑着点头:“嗯。”

包奕凡一直看着安迪直到她看完最后一份文件,安迪麻利的收拾好东西提着包示意包奕凡要走。包奕凡走到安迪身边将她推向桌子:“你耽误了我们1个小时2分,不要有所表示?”他早已迫不及待,就差解开安迪的束缚了,“你别闹,这里是公司,我们回家。”“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耍赖!”
安迪迅速逃出办公室:“就要耍赖!”包奕凡立刻跟上从背后拥着安迪:“你刚才说什么?”“哈哈…你能不能别挠我,很痒啊,这里还是公司,别闹了。”“公司什么了?你可是我老婆。”……

梦中人

Danae灬包子🍼:

梦中人
安迪撑着脸趴在床上看着糖果的睡脸,包奕凡走进卧室拥抱起安迪。

“唔,吓死我了。”
“哈哈,你说你对我女儿都这么花痴,我不得防范于未然?”
“喂!我只是觉得她睡着的时候特别可爱,睫毛长长的。”
“好啦,该叫你的小可爱起床了,一会还要去早教班。”
“我才觉得现在小朋友都挺不容易的,从小就要养成良好学习氛围与习惯,周末都要去兴趣班。”
“咱糖果这么天才,新知识接受掌握能力肯定很强,再说了她也喜欢,就随她吧。”
安迪点点头:“那我叫她起床。”糖果起床后粘着安迪洗漱吃早餐,“尝尝爸爸给你做的青菜面,啊…”糖果长大嘴巴不一会半碟面下肚:“爸爸妈妈也吃!”正在热牛奶的包奕凡听见糖果的声音赶忙转头:“爸爸不吃,你和妈妈吃好不好?”“好,爸爸是在减肥吗妈妈?”安迪拿了一张纸擦擦糖果的嘴角无奈地笑笑:“爸爸吃过早餐了,所以才让你吃啊,不是不吃饭就要减肥知道了吗?小朋友可不能不吃饭哦,这样的话你就和小矮人一样高了。”
小孩往往不安常理出牌:“小矮人还遇到了白雪公主!”包奕凡早就知道安迪对付不了这个每天都会充满奇思妙想的小家伙,把牛奶分给两人后说道:“爸爸小时候就不吃饭,长的和小矮人一样低,所以爸爸才没有见到妈妈啊,你看爸爸努力吃饭长高了,是不是就见到了妈妈,还有了你对不对?”安迪别过头小声对着包奕凡:“Wow,你这样欺负小朋友真的好吗?”包奕凡冲安迪笑笑:“嘿嘿,我可是来支援某人的。”“喂!”……

“妈妈爸爸再见!”糖果向两人挥挥手后走进教室。

包奕凡牵着安迪的手:“以前不是搂着你就是抱着糖果,现在反倒觉得不习惯,还是搂着你比较好。”安迪并无阻止,害羞地笑笑任凭包奕凡胡闹。
“亲亲!”
“得寸进尺啊?”安迪还是把脸凑近了包奕凡。
得逞的包子骄傲地搂着安迪走出大厦:“包奕姝小朋友可是全天课,so,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今天怎么过。”
安迪白了包奕凡一眼,看了看表:“也就5个小时2分12秒,你要干什么?忘了告诉你,我还要去公司看几个文件。”
“不是那你不早说啊?我陪着你好不好?不然真没地方去了,我还没陪过你工作呢。” “这个嘛,我得考虑一下。” 安迪故意吊着包奕凡的胃口。
包奕凡突然打开车门把安迪放到后座位上,亲了一下她:“某人可要想好。”安迪咬着嘴唇起身对眼前人皱了皱眉:“喂!先答应你,不许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嗻。”

包奕凡搂着安迪走进办公室,一路上引来不少目光。
“哇塞,你看你看,何总和她男朋友!”
“什么啊人家孩子都3岁了,我闺蜜就在包氏。”
“藏的真深!包总好帅啊!他穿的休闲装还带了耳夹何总都不说,两人好幸福啊。”
“嗯嗯,他女儿也特可爱呢!真羡慕…”

两人进入办公室关上门,安迪放下包:“你要不要这么喜形于色?”“要!我可是第一次以老公的名义陪你来公司。”包奕凡转了一圈坐到安迪对面的沙发上:“我发现你越来越凶了哦。”安迪闻声抬头:“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她愣了一会起身走向包奕凡身边坐下,主动封上了包奕凡的唇:“好了吧?我工作的时候特别专心以至于忽略身边的人,好啦,再等我一会。”包奕凡笑着点头:“嗯。”

包奕凡一直看着安迪直到她看完最后一份文件,安迪麻利的收拾好东西提着包示意包奕凡要走。包奕凡走到安迪身边将她推向桌子:“你耽误了我们1个小时2分,不要有所表示?”他早已迫不及待,就差解开安迪的束缚了,“你别闹,这里是公司,我们回家。”“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耍赖!”
安迪迅速逃出办公室:“就要耍赖!”包奕凡立刻跟上从背后拥着安迪:“你刚才说什么?”“哈哈…你能不能别挠我,很痒啊,这里还是公司,别闹了。”“公司什么了?你可是我老婆。”……

Danae灬包子🍼:

抱歉~其实后面反复修改了几次,耽误了时间。
想着包子表白安迪应该可以答应!可那个“度”一直揣度不来,也是看《欢1》部分好几遍才觉得:应该这样写吧?
慢慢会甜的~

Danae灬包子🍼:

《Forever》
今天看了好几遍欢1,觉得应该用初恋感觉对待吧,所以包奕凡应该更好追安迪一些🤗

《欢乐颂2》第一人称续写(16)

Danae灬苏子影:

《欢乐颂2》第一人称续写(16)
包奕凡:我站在镜子前整理整理自己的领结:“今天要不是曲妖精的婚礼,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去的,就剩二十几天了很危险你知道吗?”
安迪:“好啦,你都啰嗦好几天了,没事的。”
包奕凡:“红包你带了吗?别忘了。”
安迪:“带了,还有礼物。”
包奕凡:我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慢点。”
安迪:“没事的。”坐在副驾驶休息了一会儿就到了,很曲筱绡的风格,酒店都被包下来了装扮很高洁。
曲筱绡:“安迪!你来啦?快进去吧!”
安迪:“哇塞,你穿上婚纱特别好看。没事,你忙去,有包子在呢。”
曲筱绡:“谢谢!那我就去忙了哦!”
安迪:“赶紧去准备吧。”
包奕凡;“赵医生,恭喜恭喜。”
赵启平:“谢谢包大哥哈,安迪要生了吧?”
包奕凡:“嗯,不到一个月了。”
赵启平:“有准备去私立还是公立的?”
包奕凡:“私立的吧,环境好一点,不过现在还没安排好,如果你了解,帮忙介绍一下,谢谢!”
赵启平:“那这我在行。这事我包了。”
包奕凡;“爽快!也祝福你早生贵子!”
赵启平:“谢谢,我和小曲再玩几年。”
包奕凡:“明白,谁不想趁年轻多快活一些呢?我先进去了?”
赵启平:“嗯,我去化妆室,安迪小心点啊。”
包奕凡:“这赵医生,人真的不错。”我和安迪找了一个合适的座位,“慢点。”
安迪:“医者父母心吧。”
包奕凡:“语文进步挺大啊!我在想,孩子出生了,我就当个严父,让你当好人怎么样?”
安迪:“你还严父……”我差点就笑出声,“说真的啊,以后我教育孩子你别插手,一看你就是心软的爸爸。”
包奕凡:“那我这地位不就更低了?你教育孩子可以,语文归我,别到时候白日依山尽的下一句成欲穷千里目了。”
安迪:“你才这样子呢……不理你了。我还知道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呢,你别九九八十二了。”
包奕凡:“一会婚礼开始别又哭了。”
安迪:“你才哭呢……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我拿起果汁走到关关身边坐下。
关雎尔:“安迪姐,你怎么不和包总坐了?”
安迪:“不和他坐,让他笑我,不理他。”
关雎尔:“哈哈,包总性格多好。眼看着我就要当干妈啦!真快啊!”
安迪:“他还嘲笑我中文不好……不理他。”我还是口是心非地瞥了他一眼,他竟然没跟上来。“关关,你有什么好的提高中文的方法吗?”
关雎尔:“提高中文?多看书吧,其实你的中文很好了,那些古文书你有些都看得懂。”
安迪:“白日依山尽之类的古诗词有哪些书籍有相关的古诗词啊?”
关雎尔:“《全唐诗》。”
包奕凡:我看安迪坐在关关旁边,“安迪,我来了,你好关关。”
关雎尔:“包总。”
安迪:“《全唐诗》,我回家上网看看,还有吗?”我看见这只臭包子过来了就有点不耐烦,可能是怀孕了脾气都大了吧,“你来干嘛?我就算哭也不要你给我擦。”我撅着嘴赌赌气坐到关关的另一边,关关隔在中间。
包奕凡:我看着关关笑了笑:“好了,我不对,我不该取笑你,乖。”我亲了一下安迪,希望她能开心起来。
安迪:“你走啦,”我撇着嘴用手肘掣了一下他的手臂,“你待会不要坐我旁边啊。”
包奕凡:“好了好了,我错了。”我把她拉到原座位,“还说我和小孩子一样,到底谁像?好啦!”
安迪:“谁是小孩子了……”我拿着饮料喝了一口不去看这只臭包子,“我要跟关关说话,不要你偷听!”
包奕凡:我拉着她:“别过去了,人家小谢也在那,你存心做电灯泡呢?乖乖坐这。”
安迪:“我当电灯泡也不要和你坐在一起!”我搬着椅子坐到这只桌子的离他最远的地方。婚礼很浪漫,我看着看着,看了一旁的他,我有点想举办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了。婚礼结束后被他拥着走出大堂,晚上去吃婚宴。
包奕凡:婚宴完毕后我和安迪回到家:“想不想举行一场婚礼了?”
安迪:“怎么突然这么说?”我侧过头看他。
包奕凡;“今天小曲的婚礼举行的这么好,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安迪:“怎么说呢……就是觉得很浪漫吧。”
包奕凡:“这么说就是迷上了,我懂你。”我帮安迪脱鞋“最近有点胖了,不过挺可爱的。”
安迪:“你前几天不是还说我瘦来着嘛……”我鼓着气,“就是被你给养的。”
包奕凡:“我就是要把你养胖,胖胖的多可爱,嗯?”
安迪:“我可不要,你要养胖养胖你自己好了,我以前都觉得自己是不会胖的……”我照了下镜子捏了捏自己的脸,“我现在的脸还全是肉……”
包奕凡:“哪有肉啊?比你胖的人多了。”我忽然间抱起安迪,她好像被吓着了,“看我都能抱动你。”
安迪:“放我下来啦……”我笑着,“快放我下来啦……”
包奕凡:我抱着她转了一圈:“安迪,我爱你!”这种感觉真的很熟悉。
安迪:就像是在婺源那次一样,但现在不同了,现在他是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爸爸,我的依靠,准备和他一辈子的人,我俯下头去对上他的嘴唇,深深缠绵。我第一次主动得如此彻底。
包奕凡:就这样大概过了一分钟我才放她下来,忽然电话响了,我正搂着她,“接个电话。”
安迪:“好,我去一下卫生间。”
包奕凡:“嗯。”等安迪出来,我对她说:“Sorry,公司临时有事,我得去一趟,大概,呃……”
安迪:“怎么了?没事,预产期还没到你去吧,记得带衣服回去。”
包奕凡:“大概十几天了,我怕孩子万一提前了怎么办,算了我不去了,在网上盯紧点。”
安迪:“没事没事,你回去吧,公司的事要紧。”
包奕凡:“我不想去了。”我撒娇般看着安迪。
安迪:“去吧,别耽误了。”
包奕凡:“我舍不得你。”
安迪:我摸着他的头,“你要从此君王不早朝吗,包总?”
包奕凡:“你看,你中文还是很厉害的。那你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安迪:“什么要求?”
包奕凡:“今天,就把我当成你女儿!我要你哄我睡觉。”
安迪:我无奈的笑了笑,“我的包子小姐,您要我给您讲故事呢还是给你唱儿歌呢?”
包奕凡:“讲故事。”我搂在她的怀里。
安迪:“可是我没看过童话故事呀……”我的语气专门装得很小孩子。
包奕凡:“就要听童话故事!我要去床上听!”我也学着安迪的口气。当然,画风“诡异”。
安迪:这只抱着我的手使劲撒娇的肉包子让我又气又好笑,从给孩子准备的东西里翻出一本童话故事书,其实我不大乐意买的,拗不过他。“你想听哪一个啊?”
包奕凡:“和妈妈一样美的《白雪公主》。”我替安迪盖好被子:“妈妈还要亲孩子的!”
安迪:对于包奕凡这装模作样的样子,我是听着都犯呕,但为了不食言咬咬牙,“好,我来讲《白雪公主》好不好?……【故事内容省略】”
包奕凡:“那你还要亲我。”我故意把脸凑到安迪肩膀上。
安迪:“好啦。”我轻轻地亲了他的侧脸,“睡觉啦。”我摸着他的头发。
包奕凡:我笑了笑,抱着安迪睡着了。


包奕凡:“小王,这个合同我看了。没问题,你先下去吧。”
安迪:我正吃完午饭给包子打了个电话,“喂,包子,怎么样了?”
包奕凡:“hi,亲爱的,就是有个数据出了问题,花了3天时间处理。”
安迪:“还好啊,都没什么事,就是一个人有点不适应了。”
包奕凡:听到这我有点愧疚:“再不是公司有事,我也不会丢下你,我尽快把这些事处理完回家,和你已经5天没见了,想你。”
安迪:“我也想你。没事,我现在很稳定,你放心工作。记得吃饭和多休息啊,别太拼命。”
包奕凡:“放心吧,包总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我刚才吃过饭。”其实我起床到现在连早饭都没吃,为了让安迪放心,也只好这样了。
安迪:“好啦,你要照顾好身体将来才能照顾我和宝宝,知道没有?
包奕凡:“宝贝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我一会还有个会,晚上聊,拜拜!”
安迪:“你现在就开始嫌弃我啊……拜拜。”
包奕凡:我无奈地笑笑,“小王,通知各部门主管开会。”
安迪:挂了电话我拿了一本《全唐诗》开始研究。
包奕凡:会议结束后第二天我就匆匆往上海赶,想给安迪一个惊喜。到了家,我悄悄进门,发现安迪在午睡,没有打扰她,乖乖坐在她旁边看着她。
安迪:我睡得很熟,书盖在脸上,就感觉脸有点痒用手一抓却让我吓了一跳。
包奕凡:“醒来了?”
安迪:“嗯……你怎么来了?!”我吓了一跳,“你吓到我了……”
包奕凡:“想给你个惊喜,进来看你睡着了,就没打扰你,吓到了?”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安迪:“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工作好了吗?”我窝在他怀里向上拱了拱头。
包奕凡:“嗯,把一些事情处理完就好了,最近小家伙闹腾了没有啊?嗯?”我贴向安迪的脸。
安迪:“没有,可能知道你不在特别乖,对吧,宝宝?”我摸摸肚子。
包奕凡:“嘿这话说的,像是她故意针对我一样。饿吗?”
安迪:“不饿,我刚刚睡前吃过了,你有吃饭吗?我怎么看你好像瘦了?”
包奕凡:我摇摇头:“还没吃呢,急得赶过来,我一会下去吃点什么就好了。最近吃的很好,怎么会瘦?”
安迪:“你看你的脸,瘦了一圈了。”我摸了摸他的下颌,“你看你的胸肌都平了。”
包奕凡:“最近没锻炼而已,别担心我了。”我脱掉外套躺在床上:“暂时不饿,就是有点累。”
安迪:“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帮你做点饭垫补垫补肚子。”
包奕凡:“不用,你帮我拿片面包就可以了。”
安迪:“那要牛奶吗?”
包奕凡:“嗯!”
安迪:我正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一块面包准备抹酪乳的时候突然肚子一阵一阵开始痛了,我一开始以为是疼几下就会过去的,却越来越疼。我把酪乳放在桌子上,一只手扶着桌角一只手捂着肚子,“包子……包子,你过来一下……包子……”
包奕凡:我听到安迪的声音有点虚弱,急忙跑过去扶住她:“怎么了?”
安迪:“肚子疼…….”我皱着眉头,手紧紧捂着肚子,那一种疼痛就像被人用小刀子在肚子上一刀一刀割着的疼。
包奕凡:“不会要生了吧?你别急,再忍一下,我叫车,顺便收拾一下东西。”我把安迪扶到沙发上,亲了亲她的额头。
安迪:“好…….”我坐在沙发上痛缓解了一下,包子还没收拾好就又开始痛了,“包子……你快点。”
包奕凡;“你别急,调整呼吸。”我匆匆忙忙地把证件待产包等装在包里,拿出手机先叫了一台快车。我扶起安迪:“来,把外套穿上,千万别急,车马上就来,我们先下去。”
安迪:“好……”我都感觉我是被包子架着胳肢窝走的,感觉双腿很软,走一步都像要倒下去一样。
包奕凡:我努力抓紧着安迪,“就是前面那辆车。”我把安迪带上车:“师傅麻烦快点谢谢。”我在包里拿出温水给安迪:“喝一口,补充体力。”
安迪:“好……”我颤颤巍巍的手抖着努力把水送到嘴边泯了一口后倒在包子怀里,一阵一阵的阵痛让我冷汗直流。
包奕凡:我抱紧安迪,替她擦掉额头的汗:“再忍一下啊。师傅,麻烦再快点谢谢。”
安迪:“嗯…….”我点点头,双手紧紧交叉握在一起。
包奕凡:到了医院,我先给安迪安排了一个VIP病房,在待产室看她汗流满面的样子我也十分心痛:“还疼吗?医生说现在开了3指了,你再忍忍。”
安迪:“嗯…….我想喝水……..”我很虚弱的躺在床上。
包奕凡:我给她冲了被红参水:“慢点喝,喝完了休息一下,补充体力。”
安迪:“好......”包子把水端到嘴边,我努力喝了几口。
包奕凡:我让安迪躺下,替她盖好被子:“一会更痛,辛苦你了。”
安迪:疼了大半天,我已经疼到麻木了医生才说能进产房。
包奕凡:我始终握着安迪的手不肯放开,看着她痛的挣扎,心里无比难受,我把胳膊放在她嘴前:“痛了就腰上,我不怕疼。”
安迪:我摆手让他把手拿开,因为我怕自己真的忍不住咬了他。
包奕凡:“到这个时候了还知道关心我啊?没事的。”我仍旧把手臂放在原位,等着她分散疼痛。
安迪:我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咬上去。
包奕凡:我自己忍着不出声,强忍欢笑地看着她:“加油,我相信你。”
安迪:我点点头,浑身发抖地咬着他的手,听着医生的话努力用腹部肌肉发力。
包奕凡: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宝宝才出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响彻产房。我笑了,也来不及清理被安迪咬出血的胳膊,握住她的手:“安迪,辛苦了,我再也不会让你生孩子了。”
安迪:我笑了,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流下来。把头按到包子怀里,手微微抓着他的衣袖,“疼……”好久才憋出一句话来。
包奕凡:我的心不由得像被针扎一样,我用手擦去她眼角的泪:“你疼我也疼,最艰难的地方已经过去了,有我陪你。”
安迪:我点点头,静静抱着他的腰,缓了一会儿才发现他的手已经流血了,“对不起……”
包奕凡:“有什么对不起的?本来也是你为了我,为了这个家而痛苦,这些小伤算得了什么?”话语刚落,医生就抱着孩子走来,地给了我,我生疏的抱着她:“嘿,真可爱!安迪,真是个女儿!心有灵犀呀!”
安迪:“女儿?我能看看吗?”我心情突然特别激动,这是属于自己和包子的孩子,是自己怀胎十月的亲人。
包奕凡:我小心翼翼地把宝宝递给她:“慢点,别扭着自己。”我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小手:“你看多可爱啊!就是有点丑。”
安迪:我笑着瞪着他,“你出生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我用大拇指轻轻摸她的脸,“你看多可爱,还被你爸爸说不好看。”
包奕凡:“嘿嘿,开个玩笑嘛!那她小名就叫小糖果了?”忽然电话响了,我看看是我妈。“我妈电话,稍等。”我跑出病房接电话……“我刚才给我妈把定位发了,她一会就来了。”
安迪:“嗯……”我点点头,看着孩子才终于明白包太当初对包子的护犊子式保护,她还没开始长大我就开始担心了。
包奕凡:“哟,我去给她把尿不湿换上。你把我女儿抱好,别摔着了。”
曲筱绡:走到楼道都听见宝宝哭声了,我走过去看看安迪怀里的婴儿:“小帅哥还是小美女啊?”
安迪:“是个小女生,将来肯定和你一样是个小妖精,有你这个干妈和亲爸在,想不变妖精都难。”
曲筱绡:“切,不和你这个傻瓜计较。”我从包里拿出来一个金手镯放在宝宝的手上:“小美女,干妈送你的哦!”
安迪:“谢谢干妈。”我笑笑点点头。
樊胜美:我小心地探进身子,看到小曲也在:“安迪,辛苦了,这是我的心意,你收下吧。”是一个一千元的红包,相对于她们这些有钱人当然不算什么,礼轻情意重嘛。“关关今天加班,小邱有身孕不好来,所以我就代替她们了,她们说礼物会亲自送的。”
安迪:“谢谢樊小妹。”我笑着把红包放在枕头边,“没事的,我知道她们是有心意的。”
包太:“哎哟,囡囡啊。来,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我让小陈把准备的两箱孕婴产品放好,“囡囡啊,这些都是一些进口奶粉和营养品之类的,女人啊,坐月子一定要讲究,不然会落下病的。”
曲筱绡:“阿姨好,我是安迪的邻居小曲。”终于得见真容,原来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势力,反而很和蔼的感觉。
包奕凡:“妈,是个女儿,您不是一直想要个女孩嘛,这不有了?”
包太:“哎哟!那敢情好啊,来,奶奶抱抱啊。真好看。”
包奕凡:“嘿嘿,安迪那么漂亮,肯定很好看!”
包太:“那是,看孩子她妈和她爹一个帅一个美,这基因差不了。”

Danae灬苏子影:

《金融风暴》🚗🚗🚗
昨天忽然有了脑洞就写下了这篇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开篇就开车,是因为先满足你们
后面虐的多的是😏

《欢乐颂2》第一人称续写(17)

Danae灬苏子影:

《欢乐颂2》第一人称续写(17)
包奕凡:我抱着孩子,右手拉着安迪:“到家了,慢点。”
安迪:“嗯,没事,我自己走。”
包奕凡;我去房间里拿来毯子给安迪盖上:“要不还是去卧室吧?我做好饭端过来。”
安迪:“我去卧室躺会……”我抱着毯子扑到卧室床上。
包奕凡:“别着凉啊!”我把孩子递给她:“在车上就哭,应该是饿了。”
安迪:“我来喂奶吧。”我从他怀里抱过小孩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他,“你……你能出去一下吗?”
包奕凡:“不是,这么见外?那我出去了?有事叫我。”
安迪:“不是……我……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我瞥了他一眼开始解钮扣。
包奕凡:我在外面看看种的蔬菜,直到她叫我了我才进去。“红豆汤,小米红豆粥,糯米粥和蔬菜粥,选一个。”
安迪:“蔬菜粥。煮的清淡一点。”
包奕凡:“好。”我再低头看了看女儿:“小家伙又快睡着了,还想和她玩呢!”我从安迪身边接过糖果,把她放在婴儿床上:“你也休息一会。”
安迪:“小孩子嗜睡是正常的,嗯嗯,你要休息一下吗?”
包奕凡:“我煮粥的时候再休息一下,你先睡。”
安迪:“好,趁宝宝睡着了我们都休息一会儿。”
包奕凡:把粥配料放好以后我回卧室躺下,没有多久小家伙就哭了起来,我赶忙起身抱她,“糖果最乖了,不哭不哭,爸爸抱着你。”我抱着她晃来晃去。
安迪:我听到哭声也醒来了,“包子,不能晃噢。”我赶紧纠正包子的做法。
包奕凡:“不能晃啊?我看电视剧上都是这么演的。”我哄着糖果回到床上:“她哭是因为想和咱们一起睡吧?”
安迪:“电视剧是不一样的包子,”我笑笑接过孩子,“好啦,宝贝不哭……”
包奕凡:我看着安迪娴熟的样子,无比佩服,怪不得说母爱是最伟大的。不知不觉糖果和安迪都睡着了,我小心地把糖果放在我们两中间,替她两盖好被子。
安迪:好不容易有时间可以睡,我睡的很熟,孩子也很乖没闹。
包奕凡:粥好了我才叫醒安迪,当然,声音很小,糖果好不容易睡着,把她惊醒就麻烦了。“安迪,饭好了,我一会再弄一些水果。”
安迪:“好……”我朦胧地睁开眼却被这骚包一个吻堵住了嘴,我把头发抓乱像炸毛一样使劲擦嘴,“不许你占我便宜!”
包奕凡:“I am your husband!你用得着使劲擦嘴吗?我就不信你这个家伙以后不亲我!”忽然察觉自己说话有点大声,看了糖果一眼,只见她睡的很熟,有时还砸吧砸吧嘴,特别可爱。
安迪:“我就不亲你!”我走到厨房拿着勺子一下一下戳着碗里的粥,愤愤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从怀孕之后到生产了,脾气还是那么大。
包奕凡:“哎能不能把披肩穿上,你着凉了是要落下病根的。”说着就把披肩给她披上。“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坏了。”我小声嘟囔着。
安迪:我把披肩扔给他,“你自己披,我不冷。”我塞了一口粥后却突然打了个喷嚏。
包奕凡:“坐月子着闹什么脾气!你生病了将来害得是你自己!你自己吃我去洗个澡。”看着安迪死倔的我也只能闹闹小脾气让她乖乖听话了。
安迪:我鼓着气看他走进浴室,继续吃,越吃越赌气,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回床上看书。
包奕凡:从浴室走出来我看餐桌上放的粥还剩下一半,走到卧室发现安迪又没有好好盖着,忽然我的气头就上来了,不会为自己着想点?“你自己不会照顾你自己吗?都给你说了盖好点别着凉了,这事小孩都懂吧?别拿你自己的身体赌气!”
安迪:我把书放在枕头边,整个人蒙到被窝里赌气不去理他,“我身体好好的不用你管!”我在被窝里闷出声来。
包奕凡:“怎么这么倔?”我穿上自己的外套摔门而去。
安迪:“包子?”我探出头来发现他不在了,安抚一下小糖果让她继续睡觉,自己披了件外套抓起手机给他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
安迪:我把手机扔到床上躺了一会儿又拿起来再打了一个电话。
包奕凡:我哪忍心把她一个人放在家,其实是下去给她买暖宝贴去了,她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来的及接,买完后我匆匆跑回家,看她至少给我打了5个电话直到走到卧室她还在打:“没我害怕了吧?给你买暖宝贴去了,像你这种多动症患者,再不给你买真感冒了。”
安迪:我给他翻了一个白眼,“你以后关门能不能小声点?孩子都吓到了。”看着他走近我又挪远了。
包奕凡:“对不起对不起,刚才看你把自己的身体都不当回事,真有点生气了,以后别拿你自己置气,嗯?”我撩了撩她的刘海。
安迪:“走开啦……”我嫌弃地推了推他。“不要碰我的头发……”
包奕凡:我笑了,“还倔呢?你看你都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了?”我把安迪扶起来,在她背部和腹部贴了一个暖宝,“有没有感觉好点?腿上用吗?”
安迪:“不用了,再贴我都要成火球了……以后不许你这样子摔门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包奕凡:我把她搂在我怀里:“嘴硬心软是你没错了,粥都没喝完饿不饿?”
安迪:“不饿。”我躺在他怀里嘟着嘴鼓着气。“
包奕凡:“真不饿啊?”我看着她:“亲我一下!”
安迪:“不要……”我撇了撇嘴,“我本来不打算理你的……”
包奕凡:“诶呦,你生完孩子真的越来越倔了,能不能说说真心话啊?累得我腰都疼了你还继续气我啊。”
安迪:我玩弄着头发,头靠着他手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生气……我也想跟你说对不起……你的腰怎么了?”
包奕凡:“刚才跑得快闪了一下,现在还好了。”
安迪:“没事吧?我坐直起来摸摸他的腰。”
包奕凡:“你现在知道关心我啦?没事,刚才你自己盖好着吗?”
安迪:“我一直都很关心你的好吗……”我锤了他一下。
包奕凡:“哈哈开玩笑。”我把手机拿出来点开相册,“我前几天看了这几个衣服,你觉得哪个糖果穿上好看?”
安迪:“你……一直都在看这些?”我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他看的都是很可爱的粉红色衣服,我都不看,“小糖果穿上……不敢想象。”
包奕凡:“上次我妈陪你在医院时候我去转看的,大部分是店员推荐的,小女生不是应该穿粉色吗?”
安迪:“可能我一直穿的比较职业习惯了……要不买这套熊猫服?”
包奕凡:“嗯!蛮可爱的。”我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躺一会,一会必须亲我!”
安迪:“拒绝……”我继续看他给小糖果看的衣服,“包子,你看这一件,要不要?”
包奕凡:“你看上的都要!”正说话着我听小糖果咂吧嘴的声音,刚看过去她就用自己的小手揉揉眼睛,我赶忙凑过去:“宝贝儿醒了?”
安迪:“醒了吗?”我也看过去,放下手机走到婴儿床边,“肚子饿了吗?宝宝?”我俯下头亲了她一下。
包奕凡:“不会这么快饿吧?尿不湿该换了。”我在婴儿床旁拿来一片替她换上。
安迪:“包子,你现在很有奶爸的样子。”我笑着看他在旁边帮忙。
包奕凡:“那必须啊!”我握着她的小手:“小糖果,叫爸爸。”
安迪:“好啦,小孩子现在才多大哪会说话?”
包奕凡:“嘿嘿,逗糖果玩呢嘛。她能到客厅去吗?”
安迪:“宝宝,妈妈抱你去看看。”
包奕凡:我赶忙把自己的外套给安迪披上:“又忘了啊?糖果穿这些可以吗?”
安迪:“谢谢,抱着呢家里这么暖不会着凉的。”
包奕凡:“把糖果给我抱着吧,你能躺着尽量躺着。”
安迪:“好吧……”我亲了她一下,然后把外套脱下来又挪回床上。
包奕凡:我抱着糖果在屋里晃荡了一圈就回到卧室了,让她躺在床上给她坐着鬼脸。
安迪:“我去上个卫生间。”我披了件外套起来去卫生间,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包子!”
包奕凡:“嗯?怎么了?”
安迪:“能……能帮我拿一下Sanitary napkin吗?”为了避免尴尬我用了英文。
包奕凡:我知道安迪是有些尴尬:“呃…好。是在洗手间那个柜子里吗?”
安迪:“从左数第二个……”
包奕凡:“好。”我拿出来后递给安迪:“还需要什么吗?”
安迪:“没事……谢谢。”我赶紧护理好后出来跟医生打了电话。
包奕凡;安迪给医生打完电话我就迎上去:“没什么事吧?”
安迪:“没事……医生说正常,几天之后就好了。”
包奕凡:“哦。孩子出生了,要不要告诉魏先生?”
安迪:“跟他说一下吧……我要睡了。”
包奕凡:“那还是明天再说吧,告诉他他肯定会来的。”我跟着安迪:“我也得睡一会了。”
安迪:“嗯嗯,我们休息一会儿……你看小糖果才醒来一会儿就又睡了。”
一个月后
包奕凡:我听见有人敲门就赶忙跑去,是魏先生:“魏先生,好久不见。”
魏国强:“,小凡,安迪今天是出月子吗?我带了点营养品过来看看。”
包奕凡:“您坐吧,安迪在房间,我去叫她。”我走进卧室,安迪看书:“老婆,魏先生来了。”
魏国强:“没事没事,我看看就走了。我知道她的性格,不要去打扰她。”
包奕凡:“不打紧的,孩子也在卧室,您上个月来安迪也没什么反应。”
魏国强:“也是,我给我宝贝外孙买了几件衣服你待会和安迪看看。”
包奕凡:我去把糖果抱出来:“你看,比起上个月有变化吧?”
魏国强:“大了不少,眼睛像她妈妈。”我笑着看看安迪。
安迪:“谢谢……包子,把宝宝给外公抱一下吧。”
包奕凡:“嗯,您抱抱。”我看看小糖果:“糖果,这是外公。”
魏国强:“这小女孩就是水灵,以后一定是个美人啊。”我看着怀里的孩子笑得很高兴。
安迪:坐着和他聊了很久,我看了一下手表,“呃……那个,中午留下来吃饭吧,现在也到点了。”
包奕凡:“魏先生您坐。”我把安迪拉到一边:“要不,你就叫他一声爸爸吧?”
安迪:我有点尴尬的看着包子,抿了抿嘴。“爸……您想吃什么?”
魏国强:“没事,清淡点好……安迪,谢谢你。爸现在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谢谢你。”我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安迪:“没事……包子,我们出去吃还是在家自己做饭?”
包奕凡:“做吧?今天天气冷,糖果出去感冒了就over了。”
安迪:“你做啊。”我挑了挑眉。
包奕凡:“我做就我做!”我骄傲地对她说。
安迪:“那你做啊,别把厨房烧了就成。”
包奕凡:我麻利地炒完几盘拿手菜:“快吃吧,都别饿着。”
安迪:“好,包子你收拾一下赶紧也来吃。”
魏国强:“好好好,小包的厨艺可以说是大厨级别的啊。”
包奕凡:“哈哈不敢当。”我把糖果从魏先生手上接来:“糖果,爸爸给你切点香蕉哦!”
安迪:我们三个人很平静的吃了顿饭后他说他下午有安排就先回去了。“小糖果,吃饱了吗?”
包奕凡:“她都打嗝了。”我探头看了看窗外:“太阳出来了,带她下去转转?”
安迪:“知道啦。”我去卧室拿了衣服到更衣室换。
包奕凡:安迪刚走进去,糖果就哭了:“糖果乖,不哭了。你要找妈妈啊?爸爸带你去。”我走到更衣室前:“安迪好了吗?”
安迪:“等一下啊,我把纽扣扣好。小糖果,不要哭啊。妈妈快好了。”我赶紧收拾好走出来把小糖果抱过来。
包奕凡:“这家伙,我走了也没见她哭过,我去把婴儿车拿上。你先去按电梯。”说着我走到卧室取出车子:“在附近转还是开车?”
安迪:“附近转转走走就好吧。说明孩子和我亲近,对吧?”我亲了她的脸。
包奕凡:“那我还和你亲近呢!糖果吧帽子戴上。”我刚给她戴好她就笑了,手不听的扑打。“嘿,你看!我女儿喜欢我!”
安迪:“不要太自恋……”我走到婴儿车前面,“宝宝,看看妈妈。”她那圆溜溜的眼神立刻被吸引过来,“你看吧。”
包奕凡:“糖果,爸爸给你买好吃的。”她继续坐在婴儿车上无动于衷,我有些无奈:“她只是没听见而已。”
安迪:我们两个人走走停停,在小区楼下转了两圈就上楼去了,孩子很高兴。
包奕凡:我举着糖果:“飞喽!”
安迪:“小心点啊……”我在厨房帮她冲奶粉。
包奕凡:等到安迪把奶冲好后我接过奶瓶:“我来喂她。”
安迪:“好,你试一下温度。”
包奕凡:我把奶在动脉上滴了一滴:“我去,你这要把我女儿烧死啊。”
安迪:“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那等会再喂。”
包奕凡;“开个玩笑嘛!”我抱着糖果:“真可爱!”
安迪:“我看你和前世情人那么腻歪,我也要前世情人。”
包奕凡:“我就是你的前世情人啊!”我想了半天都不明白安迪在说什么。
安迪:“你又不是我儿子……”我撇撇嘴。
包奕凡:“怎么还骂人呢?”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该不会还想要个儿子吧?”
安迪:“好啦……当我没说。”我擦了擦手后把孩子抱过来。
包奕凡:“就算你说了也坚决不行,你看你生糖果的时候受了多大苦?”
安迪:“我就说说而已,你有前世情人我也想有,不公平。”
包奕凡:“你如果想生我也不拦着你,咱又不是养不起,但是必须剖腹。”我从背后搂住她,她抱着糖果也无法挣脱,“你两都是我的前世情人。”我亲了她一下。
安迪:“就会说甜言蜜语……到时候再看看吧,生的时候虽然疼但过后看到宝宝这么可爱也就没什么了,对吧,宝贝?”
包奕凡:我看见糖果笑了笑:“嘿你这小家伙,妈妈说什么都笑笑,能听懂吗?嗯?”突然听见有人敲门:“谁啊?”我打开了门。
老谭:“小包总,一个月不见都胖了。”我和他握手,接着走进房子:“安迪,我来看看糖果。”
安迪:“老谭,你怎么来了?”我走上前去很惊喜地看着他。
老谭:“想我干女儿了呗!顺便来看看你。”我向糖果招招手:“糖果,想不想你干爸啊?”
安迪:“小糖果,想不想啊?”我把孩子放到老谭怀里。
老谭:“重了。对了,我给你拿了几盒燕窝在那,最近你好好休息,等到糖果四五个月了你再去上班吧。”
安迪:“谢谢,没事,三个月后我就可以去上班了。”
老谭:“好,别逞强就行。”
安迪:我看着包子那样,准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锤了他一拳,“想什么呢?”
包奕凡:“嗯?没想什么啊,我倒是在想,刚才安迪还说要生个儿子呢!老谭我觉得你还是别让她当CFO了到时候一年都来不了几天,哈哈。”
老谭:“哈哈,没事,我那不缺人。”
安迪:“老谭,别听他瞎说。我只是说想,并没有在计划之中。”
老谭:“我倒支持二胎,到时候两个孩子能相互照顾,还能玩在一起,你们两也轻松了。”我看了看表,“我4点有个会要开,就先走了。”我把糖果递到安迪手中:“干爸走了啊!小包总再会。”
包奕凡:“嗯,再会。”
安迪:“老谭,再见啊。”我送到电梯口后回到2201。
安迪:看到孩子已经开始睡觉了,我轻轻把她放在婴儿床里。
安迪:我看到包子坐在沙发上那样子,准是又吃老谭的醋了,真是一脸孩子样。“你干嘛呢?不去给你女儿唱歌?”我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包奕凡:“都睡着了。”我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继续与她接吻,我把她推到了靠门的位置。
安迪:“干嘛……”我被他推到门上,他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抚摸上我的腰。我轻轻锤了他一下,他的嘴唇很快敷上我的嘴,很软嘴里带着一种咖啡的醇香味。
包奕凡:我把安迪按在门上,轻轻解开她的纽扣,一边亲吻她的耳朵一边慢慢把衣服脱下来,手摸到裤子上往下轻轻一拉,然后把她的手举过她的头顶按在门上十指相扣深深吻着她的嘴唇。等到她只剩下遮着隐私处的衣物的时候突然的敲门声让我们都吓了一跳。“是小樊,不去理他。”我继续吻着她。
安迪:我别过头不让他亲,“好啦,医生不是说过了这段时间不可以嘛……赶紧把衣服穿上都有人来了。”我指了指半裸着的他,自己赶紧把衣服穿上。
包奕凡:我挡住她开门的手,小声的说:“你不去理他他不就走了?”
安迪:“那你把别人晾着也不好啊。”
包奕凡:我抚摸着她身体的线条:“一会再说啊。”我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安迪:我的手也不自觉地抚摸着他的腰间,好一会儿敲门声就停了。
包奕凡:“还不能吗?我可是憋了好久了。”我拨拨她的刘海。
安迪:“不能。”我撇着嘴摇摇头,“我发现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就是为了生孩子吧?”
包奕凡:“正常的生活啊!我都不想让你生孩子了,那么痛苦。”
安迪:“情欲作祟?”我的手摸着他的腹肌。
包奕凡:我点点头,“难道你没有么?”
安迪:“之前没发现……和你在一起之后都被你传染了。”
包奕凡:“什么叫传染?这件事很正常。”
安迪:“就是你带坏我的!”我打了他的胸肌一下。
包奕凡:“好好好,我带坏的你好了吧?”我胆子愈来愈大,抚摸着她隔着屏障的山峰。
安迪:“你干嘛……”我笑着挤眉弄眼看他。
包奕凡:“嗯?”我看着她。
安迪:“把手拿开啊……痒……”
包奕凡:我依旧放在上面,双唇与安迪紧贴。
安迪:“孩子哭了……”我推开他披了件外套就跑过去把她抱起来。
包奕凡:“这小家伙还真会挑时间啊。”我也走过去,将外套给她穿好,外套是低领还没有搭衬衫,显然能看出bra的痕迹:“在家里这样搭配还挺好看的。”
安迪:“流氓……你走开啦,我要喂她。”
包奕凡:“我这次再也不会回避了,哼。”我把她拉到沙发上坐着:“冷吗?”
安迪:“没事没事……”
包奕凡:我搂着她:“你看这小家伙,多可爱。”
安迪:“那是,这可是我女儿。”我扬起下巴。
包奕凡:“我们两的基因好不好?对了,改天再做做检查吧?给你。”
安迪:“还不是遗传了我的,好,谢谢。”
包奕凡:“我到时候预约。”我去房间把安迪睡衣拿来,“穿上,别着凉了。”
安迪:“好,谢谢。谁让你刚才脱的是吧?”
包奕凡:“嘿嘿。”

心恋我百转千回

Danae灬苏子影:

(总觉得欢乐颂婺源少了点什么,不要想歪了😏🌚,首先克服肢体接触吧,所以突发奇想写了后续,嘿嘿)
--------------------------------------------
        那句“我有点喜欢你”在包奕凡心中挥之不去,他走向安迪的卧室,敲敲门:“安迪?”安迪听见是包奕凡的声音,不免有些欣喜,可故作镇定:“嗯?你进来吧。”他轻轻推开门。“干嘛呢?”“看手机啊,最近Amy发来的几个报表都没看。”她把手机放在枕边:“你来干嘛?”还没等包子做到床上,安迪就阻止了他:“喂,不许坐,我刚刚午睡起来还没有穿好衣服。”她不由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包奕凡转过身:“那你换好,保证不偷看,再说了你刚刚应该换好衣服再叫我进来,要不然给我留有余地啊!”安迪瞪了包奕凡一眼:“我是害怕你有急事,不然以后别来找我!”“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你说为什么会是你主动表白?我都想好在什么时候给你表白了,你倒好,打乱我的计划。”
       安迪换好衣服走到包奕凡身边,努努嘴看着他:“触景生情?可以用吗?……”“这成语还可以这么用?长见识了,嘿嘿。”包奕凡一把把安迪搂在怀里,她当然有些不适应,双手无从放置:“喂!放开我。”包奕凡无动于衷:“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安迪,我知道你有触碰障碍,那么,我们就克服它,好吗?”
       “克服?我从没想过可以克服它。”包奕凡牵着安迪的手坐到沙发上:“有我在,你一定会克服它。听着,不管我下面作什么举动,你都要配合我,好吗?”“可是……”还没等安迪说完,包奕凡就封上了安迪的双唇,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它的滋味,陌生的是,面前的人完全不同,“短短时间你自己就和不同的人接吻过,难道你还不算疯狂?”安迪默默对自己说,她推开包奕凡,“No”包奕凡看着她:“主人,听我说,你不能把这个行为想成一种病态,这是其一,其二呢,你要清楚你遇到我已经化为凡人,不必拘束那么多。这辈子的尽头,陪伴你的依旧是我,甚至还有我们的孩子,relax”不知怎的,她想起了奇点,想起了让她闭上双眼,自己现在却照做了起来,她接受了包子扑面而来的吻。
       吻到呼吸困难才罢休:“我是不是很疯狂?”安迪双手搭在包奕凡肩上,包子摇摇头:“正常,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你。”包子抓住自己肩上的手:“与人接触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再说了你现在有我,我可以保护你,对吧?”安迪有无数种答案从她脑海里滚过,可最终还是妥协,她点点头:“我会尽量克服。”包奕凡笑了:“那你不得表示表示自己的诚意?”“什么啊?”只见包子把脸凑到安迪身边,她一鼓作气亲了一下去,原来也没那么可怕,既然选择和他在一起,那就要对得起这个将自己真心献给她的人……
       “嗯……包子……”包奕凡准备回到自己卧室,安迪拉住了他,“怎么了我的宝贝儿?”安迪脸泛起了晕红:“我想让你陪我,你说的,要克服。”“我就想到你不会这么绝情!安迪,我真是太幸福了!”随之就抱着安迪转了一圈。
       月色透过窗帘见缝插针洒进卧室,房间里依偎在他怀里的人儿专注的听着他讲那些有趣的故事。


       此刻,时间停止,就让它停留在这吧,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有的只是爱与被爱。
如果将你的逝去的那一刻定义为你将拥有全部时间与爱的话,那么,我们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与爱,而是一直在获取。人生,总是活一天赚一天,每一个新的一天都能获取奇迹……

心恋我百转千回

Danae灬苏子影:

(总觉得欢乐颂婺源少了点什么,不要想歪了😏🌚,首先克服肢体接触吧,所以突发奇想写了后续,嘿嘿)
--------------------------------------------
        那句“我有点喜欢你”在包奕凡心中挥之不去,他走向安迪的卧室,敲敲门:“安迪?”安迪听见是包奕凡的声音,不免有些欣喜,可故作镇定:“嗯?你进来吧。”他轻轻推开门。“干嘛呢?”“看手机啊,最近Amy发来的几个报表都没看。”她把手机放在枕边:“你来干嘛?”还没等包子做到床上,安迪就阻止了他:“喂,不许坐,我刚刚午睡起来还没有穿好衣服。”她不由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包奕凡转过身:“那你换好,保证不偷看,再说了你刚刚应该换好衣服再叫我进来,要不然给我留有余地啊!”安迪瞪了包奕凡一眼:“我是害怕你有急事,不然以后别来找我!”“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你说为什么会是你主动表白?我都想好在什么时候给你表白了,你倒好,打乱我的计划。”
       安迪换好衣服走到包奕凡身边,努努嘴看着他:“触景生情?可以用吗?……”“这成语还可以这么用?长见识了,嘿嘿。”包奕凡一把把安迪搂在怀里,她当然有些不适应,双手无从放置:“喂!放开我。”包奕凡无动于衷:“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安迪,我知道你有触碰障碍,那么,我们就克服它,好吗?”
       “克服?我从没想过可以克服它。”包奕凡牵着安迪的手坐到沙发上:“有我在,你一定会克服它。听着,不管我下面作什么举动,你都要配合我,好吗?”“可是……”还没等安迪说完,包奕凡就封上了安迪的双唇,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它的滋味,陌生的是,面前的人完全不同,“短短时间你自己就和不同的人接吻过,难道你还不算疯狂?”安迪默默对自己说,她推开包奕凡,“No”包奕凡看着她:“主人,听我说,你不能把这个行为想成一种病态,这是其一,其二呢,你要清楚你遇到我已经化为凡人,不必拘束那么多。这辈子的尽头,陪伴你的依旧是我,甚至还有我们的孩子,relax”不知怎的,她想起了奇点,想起了让她闭上双眼,自己现在却照做了起来,她接受了包子扑面而来的吻。
       吻到呼吸困难才罢休:“我是不是很疯狂?”安迪双手搭在包奕凡肩上,包子摇摇头:“正常,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你。”包子抓住自己肩上的手:“与人接触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再说了你现在有我,我可以保护你,对吧?”安迪有无数种答案从她脑海里滚过,可最终还是妥协,她点点头:“我会尽量克服。”包奕凡笑了:“那你不得表示表示自己的诚意?”“什么啊?”只见包子把脸凑到安迪身边,她一鼓作气亲了一下去,原来也没那么可怕,既然选择和他在一起,那就要对得起这个将自己真心献给她的人……
       “嗯……包子……”包奕凡准备回到自己卧室,安迪拉住了他,“怎么了我的宝贝儿?”安迪脸泛起了晕红:“我想让你陪我,你说的,要克服。”“我就想到你不会这么绝情!安迪,我真是太幸福了!”随之就抱着安迪转了一圈。
       月色透过窗帘见缝插针洒进卧室,房间里依偎在他怀里的人儿专注的听着他讲那些有趣的故事。


       此刻,时间停止,就让它停留在这吧,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有的只是爱与被爱。
如果将你的逝去的那一刻定义为你将拥有全部时间与爱的话,那么,我们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与爱,而是一直在获取。人生,总是活一天赚一天,每一个新的一天都能获取奇迹……